Posted by: 彬彬 | 星期四, 二月 16, 2006

梦幻

他走了,房间里只剩下她和回忆。

回忆对她可说是痛苦的。她的过去令她感到不快,她一直尝试着忘了过去,可是岁月却使她的记忆更深切。也是因为这些记忆,才使到她一生中的挚爱离她而去。

她躺在床上,打算好好的睡一觉。这是她近年来唯一的“消遣”。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了,她也不清楚自己是否已经睡着。隐约中,听到一个女孩的哭声。她很吃惊,家中难道会有别人?

她走出房外,看见客厅堆满货物,墙角瑟缩着一个衣衫褴褛,满脸泪痕的女孩。

不对,这不是她的家,她不禁茫然。

大门突然打开,走进来的是一个手执藤条的中年妇人。她走向那个女孩,一边以藤条用力地抽打那女孩,一边喊道:“沈燕君,你不要以为我不敢打你,我今天就抽你的筋,剥你的皮!”

沈燕君?那不是她母亲的名字吗?她忽然明白了。

那女人在燕君的哭声中离去,且反锁上了大门。燕君哭了一阵后,站了起来,开始在墙上摸索。她想逃走。

老祖父钟敲了三下,她惊醒。她望望四周,不知道刚才那一幕是现实还是幻梦。她拿起电话听筒,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一个老妇人的声音。

“我明天会把钱寄去给你。”她说。

“好。”老妇人应了一声。

沉默。

“你是怎么逃出去的?”她在挂上电话前问道。

“爬窗口。”老夫妇人不由自主地回答。然后,很吃惊的问:“你怎么知道?”

她不答,笑着挂上电话。她已经原谅了母亲。她一直都知道母亲是人家的养女,却不知道母亲原来有那么悲惨的童年。母亲甚至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另一种生活,所以没有给她快乐的童年,可是比起母亲的童年,母亲算是宽宏的了。

她又拨了一个电话给他,她想告诉他,她已经决定负担起母亲的生活费,他们以后不用再为这些事而吵嘴。

窗外不知何时已刮起了阵阵寒风,可是她的心中却是温暖的。

[原稿写于1990年]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