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彬彬 | 星期四, 四月 6, 2006

一个十五岁少女的日记(3)

十月二十七日    星期六    雨

哥说我是一个情绪化的人,我是吗?也许吧!我是处在一个凡事都要有人指引的年纪,我必须有人教导我怎么做才是对是错,但没有人有时间来指点我,我就只有靠情绪来做事,所以情绪化也不奇怪啊!不知道的事情到现在还是不知道,不懂的道理到现在还是不懂,也许生活本来就是这样。

没有人了解是世上最可怜的事。陈老师说不要把自己锁在房里大喊没人了解,但就算我把门打开,也没有人肯抽时间来尝试了解我,哪怕是一点点时间也没有。

王老师说喜欢秋天的人是充满杀机的,而我喜欢秋天却是因为它代表一切就将结束。我认为人的一生中,生命就将结束的那一刻是最光辉的。想一想一生所做过的事,不论是好是坏、是罪是善,都将成为过去。但当我回顾生命时,是否又有光辉的一刻呢?恐怕没有吧!不过我可以肯定地告诉自己,若我再继续这么忧郁下去,也就只有进入人生的秋季了。

秋风秋雨愁煞人!

“愁”,“秋”天的“心”情就是这么忧郁的,我为何喜欢秋天呢?谁能告诉我?没有人。

[原稿写于1990年]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