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彬彬 | 星期三, 六月 14, 2006

她的故事(1)

似乎已没有那么痛了,或许再躺多一会儿就好了。她想着。

不知道自己到底躺了多久,更不能肯定这是健康响起警钟,还是时间到了的征兆。

其实,她并不怕死。毕竟,人生走到了这个阶段,死亡总好像近在咫尺,害怕也是无济于事的。但她却担心着死后的事。。。要过多久才会有人发现她呢?她的灵位会放置在老伴的灵位旁吗?她的女儿会回国为她办理身后事吗?

她想起了她的女儿,那远嫁他乡,两年多没见面,唯一的亲生女儿。呵,若这就是结束,她真希望能在离去前见女儿最后一面。她并不责怪女儿无法陪伴左右,毕竟她明白,女人嘛,到底都得嫁鸡随鸡,只要女婿能好好地对待女儿,她也就感到万分欣慰了。

虽说如此,她的心倒难免戚戚然,她从来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陷入今天这个局面。也只不过是五年前,她还过着幸福的生活,从来都没有真正地需要为任何事操过心,或许唯一让她稍微寝食难安过一阵子的就只有女儿刚嫁到台湾去的那段日子。

幸福,对于她来说是很简单的。她是一个简单的传统妇女,只要丈夫儿女陪在身旁,她也就感到万分满足了。其实当她还是一个少女时,她也都不想太多,只一心地在制衣厂里工作,希望有一天能嫁一个好男人,生儿育女、向夫教子。她念的书不多,学业成绩也不好,勉强地挨到了初中肆业,在当时的那个年代,也算是相当有学识的了。

在制衣厂的那十几年,似乎一转眼就过了。一向都没有什么大志愿的她,一直都只是当一个小小的女工,准时上班,准时放工,偶尔与其他女工们说说是非、偷偷懒,日子过得还算快乐。周末时,她总会和朋友或同事们逛逛街、看看电影,有时也会呆在家里看电视或读爱情小说,幻想着自己的白马王子。

然而,白马王子不曾出现。

她虽长得并不标致,年轻时却也不乏追求者。她和几个男生约会过数次,最后也都无疾而终。当时还年轻的她也并不担心,毕竟,青春总会让人幻想着时间的永恒,会让人误以为全世界会为年轻的自己而驻足。

但时间并没有为她而停留,她在年过三十时还是单身着,在那个年代都被别人笑做“老姑婆”了。她开始心慌,而家人也开始着急,不停地催促着,也不停地为她物色对象。

三十五岁那一年,在亲戚的介绍下,他与一个鳏夫相亲并结婚。当时的她不敢奢望自己还能遇到条件好的单身男子,她想,与其继续蹉跎岁月或嫁给穷人家挨苦,倒不如嫁给一个环境宽裕的男子做填房。

她丈夫的前妻是病死的,留下了三个还在念小学的孩子,也正是因为这三个年幼的男孩,她丈夫才会在家人的劝说下而再娶的。

当后母并不是一件易事,管教严格,别人会说她虐待遗孤;管教松懈,又有人会说她没把孩子们视如己出。她也不晓得自己是不是一个称职的后母,只知道该打骂的时候,她绝不手软;该疼惜的时候,她也绝不吝啬。而那三个男孩,虽然有时还挺调皮,对她倒也客气,听话地称她做妈妈,并没有为她添过什么大麻烦。

婚后第二年,她生下了女儿,而丈夫也对这唯一的女儿疼爱有加。她也渐渐地把较多的精神放在女儿身上,毕竟儿子们后来也都升上了中学,在家中的时间也比较少了。虽说她慢慢地开始不太在意三个儿子,却也并没有亏待他们,依然把他们的起居饮食照顾得妥妥当当。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了,她也一直认为自己是幸福的。虽然丈夫是一个传统的男人,从不会甜言蜜语或做一些浪漫的事,却没有任何不良的嗜好,努力地经营着生意养家糊口,是一个尽责的好丈夫、好父亲。而四个儿女,虽说有三个不是自己亲生的,却从不惹事生非,让她作为一个母亲与后母的角色也还算得心应手。

她以为她的生活,会这样一直地过下去,可是她却没有想到,人生是无常的,海洋不可能永远风平浪静,暴风雨总会有来临的一天。

而暴风前的警告,应该就是在她五十九岁那年,女儿回家告诉她婚讯的那一天,扰乱了她平静的生活,而似乎也从此无法再恢复平静。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