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彬彬 | 星期日, 三月 4, 2007

新年前夕有感

春的脚步已经越发靠近了,转眼间又使该穿红戴绿的时刻。小时候,最爱过年。不需看日历上那红色的大字(其实我也还看不懂),只要看见家中无端端地多了几瓶平时母亲不允许我喝的汽水,以及那大家都说吃了会有蛀牙的零食,便能知道春神即将到我家大门来了。鞭炮声、年歌声处处可闻,大家都为春回大地而忙、忙、忙,忙得不亦乐乎,忙得理所当然。

也不只是从何时开始,新年伊始去它的热闹了。鞭炮声已不复存在,新年歌也只能感觉而不能听到。大街上那花丛中也不知曾几何时出现了一点一点的黑色。大家都说红色俗气,黑色神秘;大家都已把新年穿红衣当成迷信,把黑衣当成时髦的象征。

传说中,为了抵抗年这种猛兽的侵害,古人都在门前挂上红色布条。从此,大家都爱上了红色,这象征着热闹、富贵、吉祥的红色。尤其是在过年时,大家更没忘记这片红,更没忘记走到大街上向对方道贺,身上也穿着这片红。

如今,过年已变成一种形式,一种习惯。小孩为拿红包而过年,学生为放年假而过年,赌徒为赌博而过年,到底谁是为了过年而过年呢?鞭炮、歌声可以少,红衣可以不穿,春的街道可以冷清,但心中那片红及热闹,却不该少。不要等到进入公元二千年后,问起小孩什么是过年,他们的回答竟是不知道。

[原稿写于1991年]


当下感言:

在农历新年即将结束的几分钟前,为这多年前所写的文章划下句点,似有一个很特别的意义,因为,这是我最后一篇收藏的旧文章。

今年的新年过的和往年一样,或许唯一的不同是我第一次在新年期间拜访了男友的家人。其实,年纪越大,对过年的喜悦似乎也越少了。

 其实我还有许多东西想写,但农历十五即将结束,还是快些刊载这篇文章,其他的便留待它日了。

Advertisements

Responses

  1. “平时母亲不允许我喝的汽水……”真的难以置信耶~ 难道世界上真的有如此的“乖女”?Good! Keep up the good wor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