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彬彬 | 星期六, 十月 14, 2006

伤痛

原来有一些伤痛,是一辈子都无法痊愈的。无论我们多么努力地要遗忘,用尽气力地想把它们抛开,它们却还是像影子一样,永远地跟随着我们,直到死去的那一天。

我很想忘记,我也很想不要再被它们纠缠着。我尝试着,但徒劳。

有时依然会很痛,痛得我希望那段人生不曾存在过。但我知道,人生是不停地往前的。过去的伤痛或许会影响着我一辈子,却不该让它们阻止我为拥有快乐而奋斗。

无法磨灭的伤痛是人生中的无奈,我必须与它们共存,所以我必须接受,也必须面对。但,我会努力地不再让它们成为更多无奈的开端。

Advertisements
Posted by: 彬彬 | 星期六, 九月 23, 2006

今天我哭了

为曾经美丽却已消逝的青春
为曾经灿烂却已沧桑的岁月
为曾经炙热却已冷却的爱情
为曾经执着却已遗忘的梦想

为似永恒却短暂的誓言
为似万能却脆弱的生命
为它们 为他 为我

今天我哭了
哀伤地哭了

Posted by: 彬彬 | 星期一, 九月 11, 2006

“波希米亚”的告白

从小就非常向往吉普赛人的生活 — 自由写意、到处流浪,一种非常“波希米亚”的生活。

人们时常认为,只有吉普赛人才可以称得上“波希米亚”,只有他们才可以过这种没有形式的生活。其实,只要我愿意,我也可以活得非常“波希米亚”的。

“波希米亚”来自英文词汇“Bohemian”,代表那些活得没有形式,非于一般常人的自由人,而这些人就是古代时住在捷克斯拉夫西北部区域的居民。现代,除了少数的吉普赛人外,已很少有人愿意活得“波希米亚”了。但是,只要我真的愿意,我也可以“波希米亚”的。

我时常希望能得到心灵上的解脱,能够不理世俗的眼光,做自己爱做的事。有的人可以为五斗米而折腰,但我希望自己能拥有“波希米亚”的骄傲,继续傲视世俗。

有 的朋友觉得我很难造就,因为我写的、做得都亦中亦西,又一向大而化之,缺乏了东方女孩的温顺,又少了西方女孩的浪漫。说实在的,我不怎么在乎他们怎样看, 因为我就是我。我就是一个不会有“爱之欲其生,很之欲其死”的心态的人。

外表上,我可以对所有人表现出明显的喜爱与厌恶,但心中却是没有大喜大怒的。他们 可以批评我的作风,甚至可以中伤我,可是我依然会大而化之、亦中亦西下去,因为我拥有那一点点“波希米亚”的骄傲,我的性格作风就是我的“注册商标”。

尽 管如此,我却不能过那种“波希米亚”的生活,因为我不能没有朋友。就算是吃喝玩乐的朋友,或是每年才见一次面的朋友,我都不愿失去。理由非常简单 — 我是 一个群居的动物,没有朋友我活不下去!

我 不在乎他们对我的看法,并不代表我不在乎他们。就是因为我在乎他们,我才无视于他们对我的批评。他们可以不赞同我 的思想 — 喜欢一个人就要彻彻底底,爱一个人就要轰轰烈烈(就如我包容他们的一切般),但我还是会继续这样地活下去。讨厌我的人可以继续讨厌我,支持我的 朋友当然可以继续支持我,重要的不是他们怎样对我,而是我如何看待他们。

我只想对他们说:“我的语言、文字不是一种complaint,而是一种statement”。他们必须知道,我也许无法活得“波希米亚”,但只要我愿意,我的思想已经“波希米亚”了。

(送给所有讨厌我的人及支持我的朋友。)

[原稿写于1991年]


当下感言:

读着当年的这篇文章,看到自己曾经怀抱着梦想,对生命充满着热忱,心中不禁感叹:“年轻真好啊!”

年少的我是一个好强、思想极端的女孩,总觉得自己要活得和别人不一样,不愿被束缚,不理会别人的目光,梦想着长大后可以到处流浪。天真的我只一厢情愿的认为,流浪的生活是无忧无虑的、自由写意的,却从没有思考到现实的问题。

长大后,渐渐地明白,我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我生活在一个现实的世界,人生有着很多现实的考量,所谓的自由,也离不开现实的枷锁,无论快乐与否,日子都是这样地过下去的。

我也曾经用着当年的热忱,用尽力量去生活、去交友、去爱一个人。最终却发现,过度极端的情感,只会为自己增添极度的悲痛。渐渐地,我开始对许多事物都是淡淡地,虽然偶尔那强烈的情感会显现出来,却也只是一瞬间,然后又恢复平淡。

有时候觉得成长是很可悲的。对于一个平凡如我的人来说,岁月只会消磨意志、扼杀梦想。看着人世间的悲哀,再看看自己一天一天地年华老去,心中对生命充满了控诉,却再也无法像年少时把这股悲愤化为力量,感觉只是自己每天都在得过且过,枉费了到世间走这么一遭。

近日来感到对生活的一种无力感,心中无奈,对一切也似乎提不起劲儿,所以也没有兴致写些什么。我非常明白这种负面的心情,不能一直延续下去,总得努力地以正面的力量走出阴霾,而我也相信自己做得到。

然 而,我也相信这种挫折感,是一种过渡期,是许多人在我这个年纪时会感受到的。这是一种对过去的审视、对未来的展望,目的也不外是为了让自己不再浑浑噩噩地 过日子,希望为将来寻觅一个方向,一个能让自己及所爱的人快乐的方向。我不知道是否能找到我的人生目标,我知道许多人终其一生也未必找到,所以平凡的我或 许也会像许多人一样,不停地寻找,直到离开人世的那一天,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但,我们不也就是这样活着的吗?生活,或许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Posted by: 彬彬 | 星期五, 八月 18, 2006

我和他的对话

场景: 下班回家的路上,看见吃力地踩着脚踏车的老婆婆,载满着捡来的垃圾,徐徐地在马路上移动着。

我: * 心酸 * 老婆婆好可怜呐!每次看见老人家在这样的年纪还得辛苦地工作,就觉得很难过。老年人辛苦了一辈子,应该享福,而不是这么样过日子。

他: * 沉默 *

我: 以后我老了,你先走的话,我也会像这老婆婆一样捡垃圾过活吧?

他: 如果我先死的话,你将会有一大笔保险金,你干吗还要捡垃圾啊?到时候你的钱多的是,可以享福呢!

我: 呃,到时我那么老了,钱再多又有什么用呢?更何况你也不在了,我一个人更可怜叻!

他: 你可以什么都不做,每天在家看电视或上网。

我: 那么老了,不知还会不会上网呢?不知到时候还会不会还写 blog 呢?我看不大可能,那可是几十年后呢!

他: 啊,不如这样,在我死后,你就重读你现在写的 blog,从第一篇读起,一天读一篇,读完的时候,你也差不多要死了。不是说人要死的那一刻,生前的事会在眼前重现吗?你已经从你的 blog 那儿看了一遍以前的事了,那么临死前往事就不需再重现,可以直接死去咯!

我: 呵,哪儿有这样的啊?那还是我先死比较好,不需要孤零零一个人留在世上。

他: 若是你先去,有你的保险金和存款,那么我就有钱了!

我: 是啦,到时你可以再娶一个年轻貌美的。你有那么多钱,一定有很多年轻女子要嫁给你。反正你也没剩多少年了,我们也没有孩子,有女人因贪钱而嫁给你也无所谓,就把钱留给她咯!

他: 哇,那也不错嘛!那么,还是你先去吧!

我: * 无言 * 。。。

Posted by: 彬彬 | 星期二, 八月 15, 2006

对父亲的思念

母亲刚才问我是否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我回她说我当然知道。

今天是父亲的忌日。

十六年了,很难想象我已过了这么多年没有父亲的日子。

母亲会想念父亲吗?哥哥是否偶尔会想起父亲呢?有时我不禁地想,父亲到底还活在多少人的记忆里呢?

我时常会思念父亲,但有时我闭起眼睛,努力地尝试刻画出他的脸庞,却赫然发觉脑海里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像。那令我感伤,因为我不知道这是否代表着父亲 已渐渐地从我的回忆中消逝。只有回忆,才会让我感到父亲依然在我身旁,是父亲依然活着的地方。若连回忆也没有了,便是我彻彻底底地和父亲告别了,那不是我 要的,也是我害怕的。

我记得中学时,课文里有一篇朱自清的“背影”,似乎是凡提到父亲,就必须提起的文章。我并不记得很清楚文章的内容了,只隐约记得文中深切地描绘了朱自清看见父亲跨过火车月台去买桔子的背影,深深地感动了他,也让读者们动容。

确实,人的记忆是奇妙的。我们无法清楚地记得过去所有的点点滴滴,却有一些画面是烙印在脑海里,永远也无法抹去的,就好像朱自清看见的父亲的背影。

而我父亲也留给了我很多画面,一幕一幕,向幻灯片般闪过、闪过。或许我无法清晰地在脑海里划出父亲的五官,这些画面却是深刻的。他说话的样子,他捣蛋我的模样,他的怒容,他患病时在轮椅上的瘦弱,他过世时盘坐的安详。。。

这,或许就是我思念父亲的方式吧!

Posted by: 彬彬 | 星期五, 七月 28, 2006

我和他的对话

场景: 餐桌上边进晚餐边看电视剧时,剧情演到男主角不愿意自己的妻子出外工作,因而跟女主角吵了起来

我: 如果有一天你赚很多钱,象那些总裁那样高薪厚职,你会希望我呆在家里不要工作吗?

他: 不会,我会让你自己决定是否要工作。既然我有经济能力单独承担生活,那么你要不要工作都无所谓啦!你想工作就工作,你不想工作,要呆在家做少奶奶也可以。

我: * 满意 *

他: 不过,如果有孩子的话,我就会希望自己的妻子能在家全职照顾孩子。

我: 要是有孩子,我也觉得应该有个家长全职照顾。所以我不要孩子,因为我要做工,不然呆在家里变成黄脸婆,又要依靠老公,无法经济独立,若有一天老公在外胡搞乱搞,那我怎么办?

他: 那么我把全部的钱都给你,所有的财产都放入你的名下,就不怕我会乱搞咯!

我: 是咯,我每天只给你十元的零用钱。

他: 哇,十元哪够用?

我: 没办法啦,男人的钱一多了就会作怪。

他: * 无奈 *

我: * 暗笑 *

他: 那么,如果有一天你赚很多钱,象那些总裁那样高薪厚职,你。。。

我: * 插嘴 * 不会。

他: 咦,连选择都没有就直接说不会,我刚才还让你选呢!

我: 喂,你是男人叻,老婆赚的钱再多,你也是要工作的啦!你不怕呆在家里,被人家说你吃软饭啊?

他: 我这不是吃软饭,是在家工作。我在家里做网上投资,也是工作啊!

我: 是啦,是啦,孩子你生,然后你在家照顾孩子咯!

他: 若男人可以生孩子的话,我可不介意!

我: * 无言 * 。。。

Posted by: 彬彬 | 星期三, 七月 26, 2006

关于“红绿灯”

在农历七月谈鬼,似乎有些不吉利。幸好还没到中元节。

我一向来都不喜欢看恐怖电影,因为生性胆小,看了之后总会怕上好几天。但近年来的一些相当不错的恐怖电影,拍摄手法很特别,不再是男女主角被样貌吓人的鬼魅纠缠,最后落得死相恐怖的那种情节画面,而是着重于诡异气氛的营造,而且给予观众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

而当我在写“红绿灯”这个故事时,脑海里便是想着“The Sixth Sense”和“The Others”的故事 — 人死了之后,会不会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而继续过着生前所过的日子呢?

“红绿灯”的故事处理手法“抄袭”了这两部戏的点子,而那场景却是真实的。当然,只是场景是真的,故事绝对是虚构的。我可不希望真有这样的故事存在着。若有,我也不想知道或看到。

在我居住的住宅区里,就有一个这样的红绿灯伫立于一条马路上。有几回我架着车,正是遇到这红绿灯在没有行人的情况下自行由绿转红。当时我便想着是不是有我所看不到的“东西”启动了那个红灯的按钮呢?我承认这种想法挺疑神疑鬼的,却也给了我一个点子写下这个故事。

我知道故事写得并不好。我写完后读了一遍,觉得或许大部分的人都会看不明白。于是昨天便催促着男友读了这故事,然后问他是否明白我写些什么。他看得懂,但却似乎也只有他看得懂,因为我们是一起观看“The Sixth Sense”和“The Others”这两部片子的。

最近工作忙碌,已许久没有写华文的文章了。毕业后接触中文的机会也实在太少,有时甚至忘了许多中文词汇,还得到网上查询,由英文翻译成中文,实在汗颜,也不敢对别人说自己曾就读于马来西亚最大的华文独中,只觉得让母校蒙羞了。

我想,该用多点时间阅读中文作品,少点时间看电影、电视,才能提升中文程度。我得努力啊!
 

Posted by: 彬彬 | 星期一, 七月 24, 2006

红绿灯

凌晨十二点,明娟驶着车在宁静的马路上。她斜眼望了望坐在身旁已睡着的女儿小曼,那无忧的脸庞让她感到欣慰。

当她把视线转移回到路上时,突然发现离车子不到一百米的红绿灯霎间由黄色跳跃到红色,她的脚不自觉地用力踩在刹车器上,轮胎与地面摩擦出来的刺耳刹车声划破了寂静的深夜。

“啊!”小曼被那紧急刹车的冲力震醒了。

“你没事吧,小曼?”明娟关切地问道。

“没事,只是吓了我一跳。”八岁的小曼懂事地回应着母亲。

“又是这个红绿灯。”明娟懊恼地自言自语起来。

她望了望车上的时钟,十二点零五分。

“妈妈,为什么每一回我们在晚上经过这个红绿灯时,它都回转变去红灯呢?现在这么晚了,路上都没有人了啊!”小曼好奇地说道。

“或许这个红绿灯坏了吧!”明娟心不在焉地回答。“你再睡一会儿吧!”

其实明娟心中也有着同样的疑问,但她只能用这样的答案来回应女儿,也同时回答自己。

这个红绿灯位于一个相当忙碌的单程道上,并不是伫立在十字路口上。这条单程道没有行人天桥,而这个红绿灯便是为行人们所建的。当年在建造这条马路时,有关当局考量到要在这里越过马路的行人并不多,于是便设立了一个行人红绿灯,而不是行人天桥。若有行人要越过马路,便须按一下在红绿灯柱上的红色按钮,让红绿灯转到红色,车辆都停下来,才可安全地越过马路。红绿灯在没有人启动按钮时,都是绿灯的,而交通也不会受到影响。

但是,诡异的是,现在已是凌晨,而路旁也没有行人,红灯却亮了起来。这也不知是第几回了,总是在天黑了以后发生的。

明娟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但每次当她到达这个红绿灯处,并因红灯而需将车子停下时,她都会感到一股莫名的不安。她总觉得似乎有一股隐藏的力量,要她在这红绿灯前停下来。

“妈妈,绿灯了。”小曼望着沉思中的明娟。

明娟回过神来,徐徐地把车子开动。她皱着眉头,看了看望后镜中那渐远的红绿灯,心中依然忐忑。

~ * ~ * ~ * ~ * ~ * ~

凌晨十二点,一对年轻男女站在单程道旁,等待着。

“哎哟,别等了啦,直接过去就得了嘛!都这么晚了,一辆车都没有啦!”头发染成金黄色的少年边对女友说道,边伸手拉着她要越过马路。

“喂,别这样。我已经按了那个按钮了,多一会儿就会转去红灯了啦!”穿着时髦的少女连忙拉着少年,阻止他越过马路。

“都没有车,干嘛还要等红灯啊?”

“你不知道吧,几个月前,这里曾发生过一场严重的车祸,也是在深夜里,有人也象你刚才那样,以为晚上没有车辆了,没有等红绿灯转红便越过马路。谁知道突然有一辆车驶过来,为了避免撞上那个人,车子便滑出了马路,车上的一个母亲和八岁的女儿当场身亡。所以还是不要冒险啦!”

“好啦,好啦,现在红灯了,可以过了吧,我的大小姐?已经很晚了吔,等一下你爸爸非把我宰了不可!”少年望了望手上的表,十二点零五分。

他们越过马路,少女回过头看了看,红绿灯转回了绿色。

Posted by: 彬彬 | 星期六, 七月 1, 2006

我和他的对话

场景: 大约傍晚六时十五分左右,在新加坡的一间麦当劳进晚餐时

他: 刚才的停车固本,你放了什么时间?

我: 我刚才大概五点酱到达停车场,所以我那固本从五点十分开始,吃了它十分钟的时间。

他: 才十分钟啊?

我: 哇,你要我放什么时间?不要又像你那天一样,吃了一个小时,省了一元,却亏了三十元在罚款上。

他: 下次我们要卖掉这辆车之前,最后一次停车不要放固本,然后也不需要偿还罚款。

我: 怎么可以这样?若是下一个车主把车驾入新加坡,那么他不是要平白无故被罚款?

他: 那也不关我们的事啦!

我: 哟,你就不怕报应?

他: 最多不要买二手车,就不会遭遇到同样的事咯!

我: 呃,不是你告诉我说,你读了那本“活佛”的书,相信关于前世的因、今世的果之类的话吗?你不怕酱做会报应在你的来世吗?

他: 哎呀,来世的我都不是我啦,怕什么?

我:你在说什么话?来世的你还是你啊!你就不怕来世受苦?

他: 我想,我的前世一定是没有做好事,所以今世才没有含着金钥匙出生。

我: 我倒觉得你前世一定做了很多好事。

他:哦,为什么呢?

我: * 沾沾自喜 * 不然怎么会有我这个女朋友呢?一定是你前世修来的福。

他: * 无言 * 。。。

Posted by: 彬彬 | 星期日, 六月 18, 2006

父亲节感言 — 祭至爱的父亲

时光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的。七年了,父亲已离开我们有七年光景了,我心中却从没遗忘过发丝已泛白,脸上也烙上岁月痕迹的父亲。总听人们说,时间能消磨一个人的伤感,能吞噬一个人的记忆,但不知为何,心中对父亲的怀念,却是一日比一日的加深。

父亲大半辈子的奔波劳碌,换来的却是死亡与同儿女之间的那条鸿沟。父亲的病逝为家里蒙上了一层挥不散的阴影,更令我体会到了“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痛。

患病期间的父亲,也因为伤感,到临终前都不曾好好地舒展过他的眉头。儿女们冷漠的表情与紧闭的双唇,都让他觉得多年来的披星戴月是白费的。不善表达内心感情的父亲,也一直不停地扮演着严父的角色,无意间也拉远了自己与儿女间的那段距离。

自小,我们就被教会一首儿歌“世上只有妈妈好”,是否我们都遗忘了不多说话的爸爸?难道我们都不相信父亲也会打从心底疼爱着子女吗?只有在一年一度的父亲节时送上一份微不足道的礼物,但我们可有把爱与关怀一起送上呢?

我没有,我后悔我没有。

或许,人的一生,总是在无止尽的后悔与遗憾中度过的,但为何要让自己有悔恨的机会呢?

多么地想向父亲倾诉心中的话,多么地希望我还能在父亲节时道尽心中对他的敬爱,但如今已与父亲阴阳两隔,我是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只愿人若真有今生来世,又或许真有所谓的地狱天堂,我还能再 在另一个时空与我至爱的父亲相遇。

(送给那在黄泉路上的亡父) 

[原稿写于1997年]


当下感言:

好快,这已是第十六个没有父亲的父亲节了。

其实,我也不记得当父亲还在世时,自己是否有为他庆祝过父亲节,又或是送过什么礼物给父亲。就算是父亲生日时,我似乎也从没什么表示。有时回想起来,心中实在愧疚,不是因为从没为父亲庆祝过任何节日,而是从来都没让他知道,我心中对他是充满感激和敬爱的。

近年来发生的一些事,时常让我想着,如果父亲还在世的话,一切是否都会不一样,我的生活又会是如何的。我很清楚这种想法很无稽,因为人生是没有如果的,但这或许是我怀念父亲的一种形式吧!想象着他还在我身旁,就算人生不会因此而风平浪静,却至少还有个避风的港湾。

小的时候不懂事,不明白为何父亲要那么地严厉,为什么父亲要不停地工作,为什么父亲要和母亲吵架。。。很多的为什么都堆积着对父亲的不满、对父亲的愤怒。现在的我,深深地懊悔为何自己当时不曾明瞭过那生育我的人,却在失去他后才恍然察觉自己是多么地不孝。

是的,我后悔,但又能如何?这,就是人生。

我知道,那些什么情人节、母亲节、父亲节之类的节日,都已被商业化,但大家还是一窝蜂地趁这些节日表达自己对情人或父母的情意。我想,若是有一个机会让大家对自己至爱的人表达平时不敢表露的感情,就算成为商家们赚钱的对象又何妨?

我呢,早在十六年前,就已失去这个机会了。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

分类